需要验证你不是一个广告机器人。请在下面输入一个【井】字,机器人看不懂这句话。

造化弄人:金井名老中医汤松岩

作者:汤忠明(岳阳)

汤松岩是长沙县金井地区著名的老中医 ,30年代在国民党軍队任上尉中医 ,八年抗日战争中升至少校中医 ,一九四六年 ,国共内战爆发 ,因不愿同胞兵戎相见 , 遂脱离国民党部队,回到家乡行医 。

按族辈份 , 我称他为叔公 。

孩童时节 , 我体弱多病 ,父母给我医疗 ,都是请他把脉 , 疗效很好 。那时请他出诊 , 是要用轿子去接的,所谓轿子 ,就是两根竹杆 ,中间绑上一个能坐人的竹筐似的东西 , 由两人抬着 ,不象今天有小轿車这种交通工具 。

每次出诊 ,我父亲都是给一元光洋作为酬资 。【注:作者的父亲是金井老街上美东书局的主人,叫汤木生,是金井镇第九中学前身达德中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。】

汤松岩医术精湛, 经他诊治的病人 , 无不由衷佩服 。

1

1969年农历二月, 我姪女汤旭静出生刚九天, 病情兇险。 文革浩劫期间 ,乡间政府行极左之实 ,不准他为百姓看病,无赖只能到卫生院请袁xx诊疗 。袁某开出一付5元的中药 ,那时人民币含金量是很高的 ,5元一付的药已是天价了 。然而一剂药下去,病势却更加沉重 。

我弟厚民只好暗地里请來汤松岩 , 经他仔细把脉 ,开了一付二角钱的中药 ,药到病除 , 化险为夷 , 你不得不佩服 。

十年浩劫,汤松岩被剥夺了处方权 ,乡间很多病人得不到真正治疗 , 情何以堪 。

1964年, 我在湖南大学读书 ,夜晚盗汗 , 常常一夜要换几套衣服 , 不堪其烦 。 每星期去湖南中医学院附属二医院找专家教授看病 , 半年之久 ,毫无效果。 当年暑假期间回乡 ,找我叔公汤松岩把脉 , 三付中药即全愈,至今未复发 。

叔公和我讲中医之道 , 处方中第一位是君药 ,其于是臣药, 要君臣相佐,互相配合, 辨证治疗,才是中医之精妙 。汤松岩为病人把脉 ,用右手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紧按你手腕处 ,小指微微向上 ,低着头 ,口不言语,仔细把握着你的脉博 。在自己的一呼一吸之间,判别脉博的轻重缓急。

约十分钟左右 ,再换另一只手。
把脉完毕 ,才问及你的饮食起居 、大小便 、身体状况。如是婦女 , 则问问月经等婦科之类,最后叫你伸出舌头 , 看看你的舌苔 。 望闻问切完毕 ,铺开纸 ,用鋼筆或毛筆正楷书写处方 , 字跡工整 、清晰 、并嘱服药其间的禁忌和注意事项 。全然不像现时的专家教授 ,一边给人把脉 ,一边与人交谈 ,或手机接听电话 ,把脉几秒钟 ,草草了事 ,处方字跡了草 , 叫人辨认不得。

闲谈中 ,叔公对我说 , 脉象有多种 ,诸如数脉 、滑脉 、 浮脉 、弦脉 、沉脉、等二十八种脉象 。 他说中医有十三科 ,他科科精通 。他还说 中医长于内科、治本 。 西医长于外科 ,治标。中医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、国粹 ,西医是现代医学科学的前沿,有中医不可比擬的优势 , 国家强调中西结合 , 我是高度认同的。

我1970年结婚 , 婚后三年,拙荆三年未曾生育 。 73年春节休探親假期满,回岳阳前,带拙荆去汤松岩家把脉,经一番例行诊断后 , 叔公抬起头 ,对我说 :恭喜你, 坐喜了 !我对叔公说 ,你怎么从脉象中知道的 ?叔公说: 肝脉发动了 !

当年九月,拙荆果然产下一健康男婴,真叫人不得不敬服汤松岩的高超医术。

2

至今记得一事 :

1967年, 文革如火如荼 , 造反派打、砸、抢、抄、抓 ,游斗所谓有历史问题的人士 , 教授科学家不准上课 、 搞科研 ,责令打扫厕所 ,下五七干校,干体力农活。汤松岩自不能幸免 ,除被游斗外,还被逐出卫生院 ,不准为百姓看病 。

当年七月,我去叔公家,寒喧一阵后 , 他忽然问我 :我想给钱信忠写封信,行吗?我回答:钱信忠是国家卫生部部长, 你怎么要写信给他?叔公跟我谈起了往事 –

30年代 ,汤松岩和钱信忠都在国民政府军队中服务 ,钱信忠是中尉外科 , 叔公是上尉中医 。 1932年某天,他们的野战医院被红军包围,钱信忠被俘,汤松岩则骑着一匹战马逃脱了。他们哥们讲义气 ,汤松岩和他们那些同事,每月凑一百元大洋寄给钱信忠在上海的家属 , 并隐瞒钱被俘的消息。

我说 ,星移斗转 , 时过境迁,他只怕已经变了,再说现在文革时期 , 到处揪斗老干部 ,钱是卫生部长 ,又是国民党那边过來的,只怕自身也难保 ,他救不了你。

叔公叹了口气,说 , 我写信只是叙叙旧。可话虽这么说 ,但叙旧的目的,无疑还是想请钱帮他解脱目前的窘境。

我内心感叹造化弄人, 他们同在国軍中服务 , 钱被俘 , 倒因祸得福,后來官至国家卫生部长兼党组书记,汤松岩倒是逃脱了 ,抗战胜利后,回乡行医,尽管医术精湛,但在那样的政治环境中,落得个穷困潦倒,世事难料,悲喜无常。

1974年我在长沙出差,听周茂云说汤松岩辞世了,徒然一惊 。 一颗金井人心中的耀眼名星 ,一代名医,悄然地陨落了。

【作者介绍:汤忠明老先生是金井老街上出生长大的,他是老街上美东书局汤家长子,上世纪六十年代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工作,如今早已经退休,生活在岳阳。《漫话金井》编辑罗军在采访其弟汤志明,了解美东书局的过程中,认识了这位老先生,他兴许是整个金井建国后第一个大学生。】

【《金井漫话》前八册中,有其他作者也记载过汤松岩先生的生平。《漫话金井》编辑罗军记得在哪里看到过一个六十年代前后的《中华民医录》,貌似金井地区只有汤老先生上榜。】

附钱信忠资料

钱信忠,上海人 ,1932年参加红军 ,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历任八路军129师卫生部长,华北軍区卫生部长 , 1950年任西南軍区卫生部长。后任国家卫生部部长兼党组书记。

文革期间遭受迫害 , 粉碎四人帮后,任卫生部部长兼党组书记,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兼党组书记,中顾委委员。